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進藝苑  >  文學

王學忠:難以忘懷的鄉村教育歲月

發布時間:2019-05-06  來源:

香港当日特码玄机3333 www.awewa.icu 放大

縮小

  我是鄉村出生、鄉村長大的,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上的中等師范學校,畢業后當過八年鄉村初中教師,之后又從事過五年教育管理工作。后來盡管離開了教育界,但仍時時關注鄉村教育、心系鄉村教育。如今已到知天命之年,心中的那份鄉村教育情懷始終難以割舍。說起鄉村教育,我從自己的求學、從教經歷以及對我國鄉村教育歷史的了解來看,覺得上世紀下半葉的幾十年,是我國鄉村教育的興盛輝煌時期,尤以上世紀七、八、九十年代為鼎盛。自己剛好有幸在那個年代求學、從教,親身經歷了那個時期。

  那個時期的鄉村教育基礎條件差,鄉村學校生活很艱苦。我1974年上小學時,學校園還是土墻土房土地面。教室的桌子是用水泥板和磚塊做成的,每天上學要自帶小木凳。教室里沒有照明設施,高年級同學上晚自習得帶上自制的煤油燈。教室的窗戶也沒錢裝玻璃,冬季為了御寒,老師只好用廢棄的塑料布紙一塊一塊蒙了窗戶,四周用小圖釘釘上。學校的操場是泥土地。操場上,有一副籃球架,還有兩幅乒乓球案子. 籃球架是村上木工做的,高年級男同學一投籃就咯吱咯吱的響; 乒乓球案是水泥板和磚塊砌成的,案子當中用幾塊橫著豎起的磚塊隔開,權當是球網。學校的體育器具也就籃球、乒乓球、竹標槍、鐵鉛球、木柄手榴彈等那幾樣,少得可憐。一遇到連陰雨天,我們眼巴巴地看著積滿水、潮濕的操場,十多天甚至成個月上不了體育課。遇到學校

  放假,操場上便荒草叢生,開學第一天往往都是先到操場拔草鋤草。雖然校舍簡陋,可師生們還總是把校園打扮得很溫馨。同學們天天輪流值日,把校園打掃得干干凈凈,老師們給校園里栽種些花草樹木,在教室旁邊墻面上出了漂亮的粉筆墻報,用水彩畫上可愛的漫畫,還把校門口和周邊的圍墻用白灰抹平,用黑漆豎著規范地寫上學校的名稱,用紅漆寫上幾行醒目的宣傳標語。鄉村初中、高中的條件比鄉村小學也好不了多少。但初中、高中大都有學生灶和學生宿舍,免費為不回家的學生熱饃菜、提供開水和住宿。記得我們村旁的鄉辦初中,就雇了我們村上的老頭幫灶。每天要燒幾大豆腐鍋的開水。水房是露天的,鍋蓋是兩個半圓形的厚木板拼成的,鍋蓋黑乎乎的,揭開一半時都很費力,大鍋底部和周邊是厚厚的土黃色的水垢。學生食堂里,每天給學生熱饃菜用的大圓竹籠屜,壘得有一人高。饃菜熱好后,須兩個人抬著挪下來,打開一看,籠屜里熱的滿是紅薯、黑色或者黃色的饅頭?;故輩皇狽⑸壤吹耐黨粵吮鶉寺返氖?。初中高中的住校生,每個周日下午帶著干糧去學校,下個周六下午才能回家度周末,因為帶的干糧有限,也不能長時間放置,每周三下午還得騎單車或走路再次回家取了干糧再返校。家長心疼體貼自家上學的孩子,常常把家里最好的糧食精心地蒸成饅頭、烙成餅子,并做些面醬咸菜,用自家縫制的布袋裝了,讓孩子帶上。我母親后來常說,我哥哥就是上高中那會兒,天天吃干糧吃壞了胃。

  那時候的鄉村教育體系相對完整。那時的鄉村社會比較繁榮,鄉村人口多,鄉村孩子也多,鄉村各級各類學校建的也多。那時實行的是縣、鄉、村多級自主辦學體制:村辦小學,鄉辦初中,縣辦高中。學校經費主要靠各級籌措,業務上接受教育部門管理。那時候你到鄉村去,每個鄉鎮、每個村落,都能看見干凈整潔的鄉村學校,都能聽到朗朗的讀書聲。鄉村的孩子,只要不是接受高等教育,上小學、初中、高中,都可以在家鄉附近完成。

  那時候的戶籍學籍管理嚴。鄉村孩子一般都在自己所屬的村、鄉、鎮片就近入學。每個鄉村學校之間、城鄉學校之間發展和布局也很均衡。一般不允許,也很少有主動擇校的。偶爾有外鄉的或城里的孩子來插班,周圍的孩子就覺得新鮮好奇,總圍著“審問”個不停。

  那時候的升學率較低。我所在的關中渭北地區,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小學入學率還不到90%。七十年代后期基本普及了小學教育,但仍有少數小學畢業生考不上初中。八十年代初期,初中畢業生考入普通高中的僅占?。而鄉村高中考入大中專院校的就更是鳳毛麟角。記得1985年左右,固市高中考入大中專院校的才幾十個人,每個村考出的大中專的人屈指可數。

  那時的鄉村教育政治性、紀律性很強。六、七十年代的教育方針強調“思想政治掛帥”“培養又紅又專的革命事業接班人”。學校對思想政治教育極其重視。小學低年級時就背誦革命導師語錄,學習報刊社論文章。學??溝乃枷虢逃疃埠芏啵閡淇嗨繼?、學習雷鋒、批林批孔、學工學農學解放軍、批判“四人幫”。各個科目的教材內容和教學活動也和政治緊密結合,讀拼音學漢字、造句作文、做算術應用題、解釋自然現象、學唱歌曲等,無一不打上政治的烙印。這讓我們這些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在幼小的心靈中就播下了講政治的種子?!凹吐墑侵蔥新廢叩謀Vぁ薄凹憂考吐尚?,革命無不勝”,那時的紀律教育抓得緊,注重班風班紀、校風校紀建設,實行近乎半軍事化管理。班級集合,要列隊、報數、點名;全校集合,各班要喊著響亮的口號、整齊的跑步進入操場或會場?;掛蛐3せ蛑鞒秩吮ǜ娓靼嗟交崆榭?。每天上學得嚴格佩戴紅領巾,不得穿奇裝異服,男生不得留怪頭長發。每天上課前必高唱革命歌曲。每天放學各班須列隊魚貫而出。那時上下學也沒有家長接送,一個班級一支隊伍出校門,一個生產隊的一個縱隊繼續走,直到到了家門口才脫離隊伍。那時緊跟形勢開展的活動也多,唱歌比賽、文藝表演、兒歌朗誦會、體育運動會、體操表演、隊列隊形訓練等等?;疃岣歡嗖?,但又井然有序。教室里充滿朗朗的書聲和嘹亮的歌聲,偶爾也有爭吵哭鬧,但很快就喜笑顏開、和好如初;操場上傳來歡樂的笑聲和整齊的腳步聲,盡管光腳穿著的解放牌黃膠鞋,前面露出了大拇指,鞋底都磨透了,但步子依然踏的剛勁有力。

  那時的鄉村教育和鄉村社會、農業生產結合也很緊密,鄉村學校對村民也是開放的。六、七十年代“辦學辦到工廠里,辦學辦到田野里”,我讀小學時就曾被老師帶著,參觀過鄉上的農機修配廠和養豬屠宰場,還下地學過鋤地務棉花。我們學校也曾養過豬養過羊。我哥上初中時,還曾學過一門叫“農業基礎知識”的課程,主要是傳授一些農業生產基本技能的,他因此學會了果樹嫁接技術。當時的鄉村中小學,每年除了放暑假外,還放忙假和秋假。三夏大忙、龍口奪食,紅小兵、紅衛兵要幫生產隊站崗放哨,看守麥場,防火防盜?;掛帕9椴?,為生產隊里揀麥穗。后來實行土地承包責任制后,忙假秋假也要幫著家人干農活,我上初中時,就學會了割麥、捆朵、裝車、脫粒、揚場、搖耬等農活。當時村上、鄉上的干部和貧協代表經常來學校指導工作。學校也經常參加村上和鄉上組織的政治文化活動,比如文藝匯演、公捕公判大會等。鄉村學校不只是師生教學的場所,也是節假日村民健身、議事、開會的場所。甚至附近的村民還把操場當成了自家的碾麥場、曬糧場。鄉村老師也能和村民打成一片,鄉村開會搞活動、過紅白喜事,總少不了鄉村老師提毛筆寫標語寫對聯、坐禮桌子寫禮單的身影。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鄉村教育風氣最好、學風最濃的時期。那時候國家剛剛恢復高考不久,鄉村各級各類學校都沉浸在你追我趕提高教學質量和濃厚的學習文化知識的氛圍當中。老師認真備課、上課,安心教書育人;學生刻苦攻讀、決心學好本領長大報效祖國。學校廣播里播放的歌曲是“年輕的朋友們,我們來相會。。。。。。光榮屬于八十年代新一輩”。1985年秋天,我師范畢業被分配到信義初中任教,適逢國家設立教師節,提出要推動形成尊師重教的社會風尚,要讓教師職業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全鄉中小學教師集中到鄉政府,召開了隆重的慶祝首屆教師節大會,還給每人發了一個藍色帶把有蓋的搪瓷小茶杯,杯子外面印著“首屆教師節留念”幾個紅字。當時我內心很激動,對鄉村教育的未來充滿希望。

  自上世紀初西方學校教育進入我國鄉村至今,我國近、現代鄉村教育已走過一百多年的歷程。一百多年來,各個時期的鄉村教育都有其顯著的歷史特點。二、三十年代的平民教育運動,建國后的鄉村掃盲運動,文革時的“五七指示”“教育革命”,以及后來的雙高雙普活動,都對鄉村教育發展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但從百年鄉村教育史來看,似乎七、八、九十年代是鄉村學校數量最多、鄉村學生人數最多、鄉村教育體系最完整、鄉村教育最活躍最輝煌的時期。

  鄉村學校是鄉村文化知識、科學技術的傳播者,是鄉村思想教育的主陣地,是鄉村兒童、青少年的樂園,是鄉村村民的健身場、大會堂。在國家經濟落后、財力緊張和人民生活貧困的年代里,鄉村教育主要通過各級鄉村組織和村民的自我投入,完成了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基本掃除青壯年文盲的重要任務,為國家高等院校輸送了一批又一批的精英人才,為社會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知識農民和勞動大軍。鄉村教育為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做出了不可磨滅的卓越貢獻。

  歲月悠悠,流年似水。過去鄉村里隨處可見白墻紅字的鄉村學校、隨處可聞朗朗讀書聲的景象再也難以看到了。像我這樣許許多多的、在鄉村學校里生活成長、后來又走出鄉村的孩子,每個人心里都有一種難以忘懷的鄉村學校情結,畢竟自己的金色童年和快樂的青少年時光都留在了那里,以至于在后來的人生中時常夢到想起。如今的鄉村冷清寂靜了許多,鄉村人口銳減,鄉村孩子也少了許多。過去的鄉村小學校大都大門緊鎖、破舊不堪,或已改為他用。觸景生情,無不令人扼腕嘆息。但是鄉村衰落是大勢,城鎮化的步伐一刻也不會停歇。西方國家是這樣,我們國家也如此。好在隨著撤鄉并鎮和城鄉教育一體化進程的加快,農村新型社區和新的寄宿制學校叫人眼前一亮。馬云曾說過:鄉村教育的希望在寄宿制學校。現在新的寄宿制學校和上世紀的鄉村學校相比,條件面貌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新的寄宿制學校有了塑膠操場,有了暫新敞亮的教學樓和學生宿舍,有了圖書室、音樂舞蹈室、多媒體教室?;褂辛爍刪晃郎難程?,鄉村孩子免費吃上了營養餐,體育、音樂、美術等各種教學器材用品一應俱全。有的還通上了暖氣、洗上了熱水澡。但愿鄉村教育能在新的寄宿制學校得到新生!但愿鄉村的孩子能在新的寄宿制學校中找到快樂幸福的時光!

 ?。ㄍ躚е?,渭南市人大常委會教科文衛工委主任、市政協五屆委員會常委、民進渭南市委員會副主委)

作者:     責任編輯:張禹